交友软件与共享公寓,能否化解“空巢青年”的孤独?

时间:2021-11-23 作者:生活

作者:闫晓旭

在陌生繁华的城市里,很多青年人都过着朝九晚五,甚至“996(早上9点上班,晚上9点下班,一周工作6天)”,“007(每天加班,全周无休的工作模式)”的生活,这样的生活模式让他们的生活基本上是两点一线的。

下班回家,打开自己的房门,就进入了自己的世界,很多人甚至一整天都不会与合租的人见面。青年人独居的现象在大城市极为普遍,他们与陌生人合租房子,每个人的房间都有独立的密码锁。市场研究机构欧睿信息咨询公司(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)的报告显示,全球独居生活人数已经从1996年的1.53亿上升到2011年的2.77亿,预计到2020年,全世界将新增4800万独居家庭。在中国,有超过5800万人过着“一个人的生活”,其中青年(20-39岁)已达2000万,这种孤独的青年被称为“空巢青年”。

“空巢青年”已成新的“城市病”。

一些“空巢青年”在周末反而想念工作——工作虽然辛苦,却没有那么孤独,和同事一起并肩工作,时间反而过得快一些。周末是很好的休息时间,但孤身一人的青年人却不知该如何安排这大把的空闲时间。有人尝试在休息的时候看电视、刷剧来转移注意力,或者一个人去吃美食、看艺术展,但这种孤独转移法增加了他们内心的沮丧与孤独。另一些年轻人意识到自己应该离开房间,去结交一些新朋友,可是却总缺乏行动力。下班之后,每个人都紧闭房门,很少能够有相互交流的机会。随之而来的,是“空巢青年”交朋友越来越难——忙碌之后回到家中更多地希望独处,而独处又会引发孤独感,让人们渴望能够与好朋友去交谈、倾诉。孤独更像是一种慢性疼痛,影响着“空巢青年”们的日常生活和幸福感。

旅行青蛙(旅かえる)这款游戏一度风靡全球,深受年轻人的喜爱。一些年轻人表示自己下班之后非常地孤独,租的房子也不允许养宠物。这款游戏里的青蛙似乎让自己没有那么孤独,有一种被陪伴的感觉。

很多国家的年轻人孤独指数逐年增高

年轻一代的孤独感是多方面造成的。中国正在经历着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城市化演变。在中国,城市化不仅仅只是乡村人口涌向大城市,中国的城市化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,二三线城市的人们也纷纷涌向一线城市。城市资源发展的不平衡,使得好的资源主要集中在大城市。工资高机会多的大城市吸引了年轻人离乡背井,只身追求发展机会。年轻人大多数情况下也自愿背上“北漂”、“沪漂”的标签,同时相信“北上广没有眼泪”,默默的承受着属于自己的孤独。

依靠社交软件交友的年轻人。图片来源:The Bolton News

在老龄化非常严重的日本,青年人单身率不断上涨、城市化发展过快,城市中孤独的流浪者也越来越多。这是二十年来日本一直面临的问题。随着社会隔离程度不断加深,生活在日本大城市中的青年人,孤独常如影随形。没有交往很深的亲人、没有能谈心的朋友。每天庆幸自己可以加班到很晚,不用忍受回去自己一个人的生活。终于有一个可以休息的周末,却待在家里,仿佛出门就把自己的孤独暴露给了别人。有人甚至认为日本即将迎来“无缘社会”,“无缘社会”是指人们没有亲近的朋友、没有信任的亲人,最后自己孤独地死去。

在美国,年轻一代一样也因为社会压力存在着孤独指数不断上升的问题。全球医疗服务公司Cigna发布了一项全国调查结果,该调查探讨了美国孤独感的影响。这项与市场研究公司益普索(Ipsos)合作进行的调查显示,大多数美国成年人被认为是孤独的。这项调查对两万名年龄在18岁及以上的美国成年人进行了分析,分析结果让人非常震惊:近一半的美国人有时或总是感到孤独(46%);四分之一的美国人(27%)很少或从未觉得有人真正了解他们;五分之一的人表示,他们很少或从未感到与人亲近(20%);只有大约一半的美国人(53%)具有有意义的面对面社交互动,例如每天与朋友进行长时间的交谈或与家人共度美好时光。18-22岁的成年人是最孤独的一代,他们认为自己的健康状况比上一代更差。

交友软件与共享宿舍能否化解青年人的孤独

创业者与创业公司开始设计并推出各种针对社交的服务,例如,从共享宿舍到各种交友软件,以期可以缓解青年人的孤独,人们试图用这些方法来解决年轻人社交隔绝的问题。但是,这些举措是否真的能够缓解青年人的孤独感,还是只是市场驱使下的欲盖弥彰?

2015年,Olivia June创立了手机应用叫Hey Vina。这款软件旨在帮助女性去结交朋友。Vina的交友方式很像Tinder(Tinder是一款手机社交应用程序,常用于约会),看到系统为你匹配的好友时,你向右滑动表示愿意结交这位朋友,然后向左移动表示对这个人并不感兴趣。Hey Vina目前在全球158个国家地区拥有超过100万用户。

Hey Vina的宣传海报。

针对这一问题,美国有创业者推出了名叫Tribe的共享公寓,他们的经营理念是“让我们帮助你结交朋友”。Tribe提供高级家具与客房,共用房间的床位价格在750美元至950美元,单人房价格从1150美元到1700美元不等。Tribe的创始人认为,如果青年人在纽约工作,他们会很容易感到一种隔离感。如果他们在纽约没有什么熟悉的亲人或者朋友,可能最好的朋友就是工作了。

与其他合租公寓不同的是,Tribe所有的服务设计都是针对青年人本身的,而且创始人一直在为居住在里面的青年人形成一种社区感(community-oriented)。很多人都羡慕美剧《老友记》中主角们之间亲密的友谊,越来越多的青年人愿意搬到Tribe去居住,因为他们发现自己的孤独感并不是特例,而是一种普遍现象。Tribe和其他冷冰冰的合租形式不一样,它在试图培养人与人之间的亲密感,在大城市中辛苦打拼的青年人,可以在这个小型社区找到更多的共鸣。

铁杆剧迷表示羡慕《老友记》中的友谊,这部剧给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带来了温暖。

从交友软件到共享公寓,这些手段确实对缓解青年人短期的孤独有着非常好的作用,但是这样的一些手段很难缓解人们长期的孤独感。建立一种长期稳定可靠的关系,对于“空巢青年”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人们可能会对交友软件里的网友充满不信任。

线上交友与真实世界里的社交并不相同。有些人在网络上的社交非常活跃,而一到现实生活中,交流就变得非常困难。在朋友聚会的饭桌上,也会出现全桌人都划着手机,无人说话的尴尬场面。网络社交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社交孤独,而过度依赖虚拟社交,却又加剧了现实中的社会隔离。而对于在共享宿舍居住的舍友,培养出真正的信任感,也需要花费非常多的时间。

显然,基于社交软件的网络社交,只能缓解短期的孤独,本质上却是脆弱的。它不会破坏友谊,但也无法创造深度的友谊,更无法代替现实生活中的社交。放下手机,走出去,或许就是治愈当代青年人社交孤独的第一步。而对于住在类似共享公寓的青年人来说,他们有着非常大的工作压力与生活压力。他们渴望结交朋友,但是缺乏时间与精力去维护一段深层次的友谊或者亲密关系。

相关研究表明,工作过少或过多也会引发孤独感。作为社会关系的重要来源,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对于避免孤独十分重要。对于生活在大城市的青年人来说,他们需要尝试给自己寻求一种更加舒适的生活。

编译参考:

作者:闫晓旭 编辑:徐伟

校对:翟永军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